校内托管服务新政重在“用心”配套

发布日期:2019-02-25 15:06    字体:[大] [中] [小]

越城区小学校内托管服务新政近日出台。原先,托管服务从下午放学后开始,到16:30结束,新政出台后,托管服务结束时间延至17:00(冬令时间)或17:30(夏令时间)。“小学校内托管服务”是市政府2019年度的一项民生实事。今年出台的新政,除了托管时间延长外,在其他方面也作了改动,如校内托管服务对象范围为放学后家长接送有困难、托管有刚性需求的小学生,优先保障留守儿童参加托管。(2月24日《绍兴日报》)

从“四点半”到“五点半”,这个“政策大礼包”,也是民生实事,一个小时之差,对于双职工家长来说,意味着“接孩子”不再是令人头痛的难题。这样的顶层设计,急家长之所急、想家长之所想,诚意满满、值得点赞。不过,就像所有教育问题一样,校内托管关系千家万户、涉及多方利益,把这件实事办好仍需多探索多包容。

城市生活的节奏之快,造就了很多家庭亲子时间和教育时间的匮乏,以及很多小学生课后的接送、陪伴和课后辅导甚至吃饭等难题,因此,校外“托管班”应运而生、遍地开花。即使很多家长明白,这些机构并不具备相应的资质,甚至是隐藏在居民区内的“家庭式托管班”,条件简陋、环境差不说,食品安全和管理水平都良莠不齐,难以另人放心。囿于现实束缚,很多家庭不得不将孩子送去这样的托管班“寄存”。

然而对于类似“校内托管服务新政”有人倍感欣慰,感谢新政解放了自己,还引导了孩子;有人略显失望,托管时间“一刀切”,问题解决差强人意;还有人陷入新的纠结,有的学校只托管不教学,托管效果不如靠谱的教育机构。至于当事学校,也大多在调整适应中,教师人力怎么调配,托管任务和其他工作如何统筹,无一不是现实问题。

其实,不论是一些地方试点的“午餐工程”还是“校内托管”,都旨在解决很多家庭的实际困难,即使校园内的托管相对安全,看管人员也更专业,但在实践过程中仍有不少“叫好不叫座”的案例。家长不满意、不放心,不得不选择校外托管也好;老师工作时间变长、报酬低、怨言大,校方难以为继也罢,总之,这些都是今后探索“校内托管”过程中需要避免的。

要想“小学校内托管服务新政”叫好又叫座,需迈过这几道坎。首先,小学校内托管服务新政重在用心配套。“校内托管”的内容与形式不妨由学校和家委会成员协商制定,学校的责任和看护老师的义务也应有章可循。其次,要加强对看护老师的培训,按规定发放老师的补贴,科学合理安排师资配置和时间统筹,切实减轻老师负担。此外,延时照顾人员除在校授课老师之外,还可以考虑邀请有时间的家长和社区义工等参与陪伴并监督。最后,要注意的就是千万不能把“校内托管”变成另一个“补习班”,课后的这段时光,要帮助孩子们尽可能的创造无限可能性。(吴玲)

分享到: